武威信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央行数据:我国10月份外汇储备为3.1207万亿美元


文章作者:www.telehotels.net.cn 发布时间:2019-12-03 点击:1404



央行数据显示,中国10月份的外汇储备为3.1207万亿美元,其中“外汇储备”对4月份“”的估值影响更大。央行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外汇储备连续四个月以美元计价。 专家认为,估值效应对当月外汇储备的变化有很大影响。排除这一因素的影响,外汇储备逐月减少。 尽管近年来中国外汇储备总量已降至较低水平,但中国外汇储备仍然充足。央行最新数据显示,10月份中国外汇储备为3.1207万亿美元,较9月份减少457.27亿美元。迄今为止,美元外汇储备已连续四个月下降,9月份外汇储备为3.1664万亿美元。10月份,特别提款权计价的外汇储备达到2274.69亿特别提款权,比上个月增加29.84亿特别提款权,9月份增加2268.85亿特别提款权。美元计价和特别提款权计价的外汇储备再次出现偏差 业内人士表示,估值效应对当月外汇储备的变化影响更大。排除这一因素,外汇储备的下降逐月收窄,资本外流没有恶化。

估值效应有很大影响

从影响外汇储备规模变化的因素来看,它主要包括中央银行在外汇市场的运作;外汇储备投资资产价格波动;由于美元是外汇储备的计量货币,其他货币对美元汇率的变化可能导致外汇储备规模的变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外汇储备的定义,在核算用于支持“走出去”的资金时,外汇储备将从外汇储备规模内调整到规模外

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官员表示,外汇储备规模的变化是上述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从10月份的情况来看,非美元货币对美元整体贬值,资产价格也下跌,跌幅扩大。

自10月以来,国际金融市场的波动加剧 一方面,美国经济数据继续改善。美联储官员开始在几年内发布更多加息信号。市场对美联储12月加息的预期大幅上升。另一方面,市场对英国“硬英国退出欧盟”和埃及货币贬值的担忧加剧,避险情绪也进一步增强。 受美联储加息预期和避险情绪的推动,10月份美元指数升至8个月高点。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文彬表示,10月份美元指数上涨了3%,导致企业和居民部门购买外汇增加。央行可能已经在外汇市场上提供了一些外汇流动性支持。此外,由于美元升值,外汇储备投资的非美元货币金融产品将相应贬值约3%。假设三分之一的外汇储备以非美元计价,兑换将导致外汇储备减少300多亿美元。因此,估值效应是10月份外汇储备减少的主要原因。

招商局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宣亚认为,扣除汇率换算系数后,外汇储备环比下降幅度缩小,而不是扩大。 10月底,央行官方外汇储备环比下降457亿美元,为近9个月来最大单月跌幅。 我们估计,10月份汇率换算系数的影响是下降289亿美元。如果扣除这一因素,央行官方外汇储备将减少168亿美元,9月份将减少241亿美元。

资本外流没有恶化。

10月份美元的大幅升值给人民币汇率带来压力。当月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较上月末贬值1.28%,同期市场汇率贬值1.49% 市场参与者认为,鉴于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压力,10月份外汇储备下降幅度比此前预期的要小。

谢宣亚认为,虽然10月份资本外流持续,人民币汇率贬值1.5%,但外汇市场供需并未加速,10月份人民币汇率指数基本稳定。 然而,外汇市场的成交额在本月大幅上升。这是由于英国的硬英国退出欧盟等风险因素导致居民购买外汇的意愿显着增加,还是由于市场活动和激烈的游戏增加,这些仍然需要通过观察外汇账户和结售汇数据来判断

国泰君安的分析显示,剔除估值效应后,美元计价的外汇储备仅略有下降 10月,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但对一篮子货币稳步升值,资本外流没有恶化。 由于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12月加息,这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有限。人民币短期汇率的最大变化来自美国大选。 然而,这种影响将是一次性的,人民币有望得到全面控制。

谢宣亚预测,外汇市场供应预计将在第四季度初有所改善。 企业偿还外债的需求保持稳定。从外汇市场供给来看,人民币正式进入特别提款权篮子和中国债券市场的开放都将带来外汇市场供给的改善。

外汇储备仍然相对充足。

虽然外汇储备总额近年来已降至相对较低的水平,但以外债偿付能力和进口支付能力等指标衡量,外汇储备仍相对充裕。

关涛,中国金融40人论坛的高级研究员,分析说中国的外汇储备仍然相对丰富。衡量基本外部偿付能力的相关指标将上升而不是下降,防范国际收支危机(即货币危机+债务危机)的能力相对较强。 根据最新外债数据,中国外汇储备相当于(本币和外币)短期外债的3.7倍,明显高于2014年底的3倍,远高于“不低于1倍”的国际预警标准;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末,中国的外汇储备可能涵盖24个月的进口,高于2014年底的23.5个月,也远高于不少于3至4个月的国际预警标准。

此外,随着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的逐步推进,外汇储备的“理想规模”也将发生变化。 根据管涛的分析,“811”汇率改革标志着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走向市场化的又一重要步骤。逐步实现人民币汇率的清洁浮动(即自由浮动)仍然是中国继续坚持的既定目标。 如果汇率自由浮动,央行将基本上不再需要支撑市场。 从这个意义上说,目前正在讨论的外汇储备规模问题,可能在两年后不会成为一个大问题。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张晨)

下一条: CT5涅盘重生,3.0T+10AT动力总成,对标新款宝马3系